Expecta-Dominum

消夏自语-180609-沪宁线20年变更史

1988年

送亲戚去上海的妈妈一兴起把我从窗口塞进一节蒸汽机车车厢,两手空空坐了六个小时火车空降上海看见一脸懵逼的爸爸,对中国的铁路特别是沪宁线的感情,就从那时开始了。

因为家庭的关系,基本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在沪宁线上奔波,路线一成不变是从语言豪放夹逼带屌的南京到嗲嗲糯糯吴侬软语的上海。可以说这二十年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

1988年,坐火车时已经有内燃机车,偶尔还是会有带着十多吨煤块的蒸汽车头躁动不安地停在站台上。司机师傅的面色和车头一样乌黑油亮,三等车站才有的水鹤和蒸汽机车一起组成了南京站台上一道时速60公里的风景线。发车时司机上半身从驾驶室探出,确认进路通畅后拉响汽笛。烟囱里冒出一条白烟,火力发动的热能带动硕大鲜红的车轮。一次六个多小时的旅程开始了。

90年代初,沪宁线上开通了游字头的新空调特快列车。铮亮的内燃机车头拉着若干节红黄夹色的双层车厢。下行的游1,早上8点南京站开出,12点半到达上海。上行的游2,中午12点半上海站始发,黄昏时分抵达南京。沪宁线的耗时缩短至4个半小时。

当时的人们是兴奋的,沪宁线缩短了将近2个小时。崭新的双层车厢、散发着特殊气味的草绿色硬座。大面积的车窗以及车窗上方可以打开透气的小窗。在瓜子的清脆声和蜜桔的清香里,素未平生的人们在面对面的座位里聊着家长里短、政治局势、话题聊完意犹未尽,便掏出扑克杀得昏天黑地,读小学的我们自然也能认识很多旅程里的同龄朋友,叫完叔叔阿姨后带着大人们赏的零食在楼梯上疯来疯去,却时刻谨记着不可以去其他车厢以及停车时必须回到大人身边这两条诫命。每隔一段时间,列车员会来倾倒果盘里的垃圾以及兜售各种方便食品,车厢里循环往复:加热水吗?倒下果盘。瓜子花生鱼片方便面了啊。大人们的说话声哄笑声,小孩子们尖叫和跑来跑去的杂声,车厢里的空气总是很快活,四个半小时,熬熬也就过去了吧。下了车,说声再见便天各一方。

70-90年代初期的车票是不记名的。硬硬方方宛如云片糕的一张纸就是出行的凭证。当时售票系统在现在看来似乎处于原始社会。笨重的机器和豆腐块一般的屏幕,成刀空白云片糕,查票,打印,有时候甚至要用上手写,一张车票要耗费5-6分钟才能完成。游1游2的年代也不例外。12元5角的车票在2018年连一杯咖啡也买不了。谁又能想想在那个咖啡还是舶来品的年代,人们出行购票花费的时间成本是如此之高。
99年,沪宁线有了全新的列车新曙光号,已经开始初现空气动力学端倪的车头,蓝白交杂的清爽配色,设计高达180米每小时的动车时速陪着人们一起跨入了新世纪。沪宁线的车程又缩短了一个小时。快创一号,KC1,每次报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只要花三个多小时就可以从南京到上海。8点发车,11点多到达。经历过6个小时和四个半小时的我来说可以不用在车上吃着泡面当午饭已经非常幸福了。

与时速提升相对应的是车票的变化,从硬纸片到薄薄一张天蓝色车票,虽然还是不记名,但是票面信息丰富了很多。唯一没有变化的是检票方式,那个闪亮的检票夹,伴随着中国铁路从傻大笨粗的出票机时代迈入了电脑售票时代。



迈入新世年后,沪宁线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新曙光号一直在服役,沪宁线上快速铁路基本是T打头。就是经历了2001年和2004年中国铁路第四,第五次大提速后时速也没有明显改变。沪宁线的时长稳定在三个小时左右。车票价格也稳定在45-70之间。

三个小时,蛮块了。人们安逸地想着,并没有过高要求过什么。车厢里还是一片欢声笑语。

时代还是在前进的,2017年中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后,随着CRH高速动车组大规模投入运行,沪宁线又一次大变样了。

07年,沪宁线上主流车型已经变成了白色的CRH,流线的车头上统一的和谐号,设计250公里的时速让沪宁线迈入两小时圈。

车厢里已经没有面对面的座位了,仿飞机内仓的座位安排,一排三个软座,没有共享装垃圾果盘,每个座位单独一个垃圾袋,也没有服务员倒水了,每节车厢都有净水加热装置。单层车厢里窗明几净,全程禁烟,全封闭的车窗无法打开,人们也变了,陌生人之间没有天南海北的胡侃乱吹,打牌更是不可能。小孩子全程被严格地看管。车厢社交已经绝迹,一片沉默中两个小时过得飞快。

沪宁线2个小时总归还是要的,这个已经是极限了吧。

2007年的我是如此天真。

2008年京沪高铁奠基,2010年,京沪高铁全线贯通。2013年,满客全程试运行,当时跑出了304公里的时速。从那一刻开始,沪宁线进入了一小时圈。2013年,第一次坐高铁回南京。发车后没几分钟时速飙升至310公里时,车厢里简直沸腾了。人们呼朋唤友,举着手机拍下这历史一刻。那次沪宁线的路程只花费了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左右。现在人为压低了时速。沪宁线一直保持在一小时三十到四十分之间。

1988年,坐着蒸汽火车花了六个小时到上海省亲。

1995年,坐着内燃机新空调快速列车花了四个半小时到上海省亲。

2002年,坐着中国第一代动车组花了三个多小时到上海省亲。

2008年,坐着中国第四代动车组花了两个多小时回南京省亲。

2013年,坐着CRH380花了一个小时回南京省亲。


小时候啊,盘算着南京到镇江要一个小时,常州到无锡要半个小时,苏州到上海五十分钟,啊,看见交通路桥了。马上要到了。可以看见爷爷奶奶了。

现在,苏州站一过基本就站起来上个洗手间拿着行李往车门口走。

沪宁线已经不会再难熬了。办完事当天往返也不是难事。

回想这二十年沪宁线的变化,心里不由在想:

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总归是到头了吧,再快也不可能了。

孰不知当年坐着蒸汽火车奔走在沪宁线上的人们,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想法:

睡几觉就从民国首都到大上海了

七到八个小时,这已经是火车的极限了吧?






评论